Mobile Btn

商品編號: 2019-10-14

缺氧誘導因子 (Hypoxia inducible factors, HIF)相關產品

2019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公布獲獎名單,分別為凱林(William Kaelin)、雷克里夫(Peter Ratcliffe)和塞門薩(Gregg Semenza)。三人研究細胞對於差異氧供應之反應調控的分子機制,發現其中的關鍵蛋白-缺氧誘導因子,有助於貧血、癌症及其他疾病之藥物開發。

數量:
商品內容

美國的哈佛大學教授凱林(William Kaelin)、英國醫學家雷克里夫(Peter Ratcliffe)和美國醫學家塞門薩(Gregg Semenza)榮獲2019年諾貝爾生理醫學獎。自近代生物學問世以來,生物就一直需要氧氣來維持生命。但是過去對於細胞如何適應氧氣供應變化之分子機制尚不清楚。當動物細胞周圍的氧氣供應發生變化時,它們的基因表現就會產生變化,進而改變細胞代謝、組織重塑,甚至改變生理反應,例如;心率和通氣量的增加。在1990年代初期的研究中,Gregg Semenza鑑定並純化和克隆了一類調節這些氧依賴性反應的轉錄因子。他將這種因子稱為缺氧誘導因子 (Hypoxia inducible factors, HIF),並表明它由兩個組成部分組成:一個是新發現且對氧氣敏感的HIF-1α;另一個為先前鑑定不受氧調節的蛋白作為ARNT。William Kaelin於1995年從事von Hippel-Lindau抑癌基因的研究,在分離出該基因的第一個全長克隆後,表明它可以抑制VHL突變致癌細胞株中的腫瘤生長。然後,Ratcliffe在1999年證明VHL和HIF-1α之間存在關聯,並且VHL對HIF-1α進行轉譯後調節以及對氧敏感的降解。最後,Kaelin和Ratcliffe的團隊同時指出,VHL對HIF-1α的調節取決於HIF-1α的羥基化作用 (hydroxylation),其一種共價修飾,且HIF-1α本身需要依賴氧氣。透過這三個獲獎者的共同努力,證明了通過基因表現對環境氧變化的反應直接與動物細胞中的氧含量高低相關,從而允許利用HIF轉錄因子的作用對細胞產生各種反應。

OriGene提供高品質之產品用於HIF subunits、調控因子和下游目標蛋白等研究。 OriGene提供高品質之產品用於HIF subunits、調控因子和下游目標蛋白等研究。
HIF1A___Master regulator of hypoxia
HIF2A___Share high homology with HIF1A
HIF3A___Negative regulator on HIF1A or HIF2A
HIF1B___Forms heterodimer with HIF1A and HIF2A
HIF 調控因子
VHL
PHD
FIH1
MDM2
參考網站
圖片來源-The Nobel Prize官方Twitter
圖片來源-The Nobel Prize官方Twitter
資料來源